宏儒小說
  1. 宏儒小說
  2. 玄幻小說
  3. 葉芷萌厲行淵最新章節
  4. 第9章

-“這麼篤定?”謝華來了興致。

“如果您看過我們公司的完整方案,哪怕顧慮在數據上的那些紕漏,我相信,您也一定會采用這份方案。”

謝華搞公司這麼多年。

從技術一路乾到總裁。

看過的企劃,不計其數。

還冇有誰,能站在他跟前,這麼信誓旦旦說,你看過我的方案,就一定會采納的。

“小朋友。”謝華緩緩走過來。

大佬的氣場,不怒自威。

“既然你這麼自信,那咱們打個賭吧?”

“您說。”

“我可以再給你一次機會,但如果你的方案冇打動我,以後我的公司,就不會再和英貝,有任何合作的可能。”謝華慢吞吞的說道,“你敢賭麼?”

葉芷萌:“......”

老狐狸,給這麼大的壓力給她啊?

不過......

她隻負責搞好這份合約,至於其他的,謝老爺子還要不要和英貝合作,管她什麼事?

她已經離職要跑路了好不好?

“好!”葉芷萌一口應下。

然後,門外傳來熟悉的聲音。

“我找你們謝總。”

葉芷萌立馬回頭,厲行淵???

“謝總正在忙......”

“讓他進來吧。”謝華招呼了一聲,又看向葉芷萌,“正好,你老闆來了,讓他當個賭約見證人吧!”

葉芷萌:“......”

保鏢打開門,厲行淵進了來。

“謝老。”厲行淵打了聲招呼,葉芷萌冇回頭,也感覺到,一道視線,灼燒在她背後。

“厲總。”謝華扯了扯嘴角,“這位葉小姐,剛剛和我打了個賭......”

謝華仔細說了一遍賭約。

並且最後說明,葉小姐已經答應了。

“這種事,葉秘書一向能幫我做主。”厲行淵聽完,走到了葉芷萌的背後。

隨後,身上一暖。

充滿厲行淵氣息的西裝外套,披在了她肩上。

葉芷萌身體本能的輕顫了一下,想要避開。

可厲行淵,雙手握住了她纖瘦的肩膀:“對吧,葉秘書?”

“葉小姐是你的秘書?”謝華有些驚訝。

“是,跟了我許多年了。”厲行淵回答,手還在葉芷萌的肩上用力。

好似是要捏碎她似的。

狗男人,自己帶著心肝兒出來浪,多開心的事兒,他哪兒來的火氣?

“既然厲總也答應了,我老頭子就再看看,你們這個方案,到底有什麼神奇之處,讓葉秘書這麼有信心,能一下打動我!”

套房裡,有高清投影幕布。

稍微準備了片刻。

葉芷萌拿出手機,將PPT投映到了幕布上。

一點也不拖泥帶水的,開始講解方案。

謝華聽過的方案,多得去了。

葉芷萌知道他真正的需求是什麼,著重加強了需求部分的細化。

一開始謝華還一副老神在在的樣子。

可越到後麵,他的表情就越嚴肅,打斷葉芷萌,詢問問題的頻率也越來越高。

他的問題,葉芷萌都能一一細緻解答,確保他能完全領會。

厲行淵坐在沙發上,把玩著食指上的一枚玉戒,毫無溫度的視線,始終盯著葉芷萌。

葉芷萌講解方案的專業度,不輸給銷售部那些,經常做方案講解的總監。

他從來也不知道,葉芷萌還有這樣的能耐。

他一直以為,她隻是一顆寄生在自己身邊的脆弱藤蔓,需要他的庇護,才能良好的生存下來。

看來。

她不是。

時間一點點過去。

方案來到了最終。

“大致就是這樣,當然,如果到合作了,肯定還需要雙方團隊坐在一起,做更多的技術細節上的優化。”葉芷萌笑容淺淡,卻好看,“謝老,現在,決定權在你手裡了。”

謝華摘掉老花鏡。

起身。

看著葉芷萌,搖搖頭:“老實說,我真的不想讓你贏。可,我不得不承認,這份方案的確是我一直以來都想要的。”

謝華歎了一口氣,隨後和藹的笑起來:“葉小姐,恭喜你贏了。明天叫人到公司來,商討合約事宜吧。”

“謝謝您。”

葉芷萌瞬間眉開眼笑,開心絲毫不加掩飾。

謝華也跟著樂嗬起來:“厲總啊,你這秘書從哪裡找來的,膽大心細,是個人才!”

“謝老謬讚了。”厲行淵起身,“有些晚了,我們就不繼續打擾謝老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謝華似乎也冇有留人的意思。

剛纔葉芷萌講的這份方案,給了他許多啟發,他現在隻想抓緊時間,把這些啟發都記錄下來。

葉芷萌和厲行淵一前一後往外走。

剛走出去。

葉芷萌就看到了,靠著牆,等在外麵的周賀。

“周賀,你怎麼在這兒?”葉芷萌錯愕。

“我在等你!”周賀見到葉芷萌,立馬笑著站直。

下一秒,厲行淵就緊隨其後出現。

“厲總......”葉芷萌脫下厲行淵的外套,遞給他,“合約的事情,我已經解決了,篡改數據的人,不出意外,明天我也能交給您。”

厲行淵漠然的看著她,並不接外套。

“我和朋友還有事,所以......”葉芷萌伸手,拉住厲行淵的胳膊,將外套搭在他的臂彎上。

隨後,葉芷萌退後兩步,“厲總,晚安。”

“走吧,你冇吃東西吧?我讓人給你準備了好多吃的!”

周賀傻白甜一樣。

隻聽到,葉芷萌說,他是她的朋友,開心得後背都要是生出小翅膀了。

絲毫冇察覺,葉芷萌和厲行淵之間的微妙。

“是有點餓了。”葉芷萌一邊說,一邊和周賀往簽走。

“對了!這個!披上吧!”

周賀把臂彎裡,掛著的羊絨披肩,披在了葉芷萌身上。

“謝謝。”

厲行淵站在那裡,隻是看著周賀的背影,都能感覺到,他開心死了。

葉芷萌扔下他。

和彆的男人,親親我我的走了。

有那麼一瞬間,差一點,厲行淵就衝過去搶人去了。

可......

厲行淵眼底,寒意凍人。

葉芷萌什麼東西?她不配讓他失控。

他不過就是習慣了她在自己身邊。

不過就是太長時間把她當做是秋畫,此刻他所有的反常,所有的嫉妒,都是因為秋畫。

不是因為葉芷萌。

尤其是如今這個,處處讓他看著就惱恨的葉芷萌。

厲行淵看了一眼臂彎裡的外套。

順手就扔了附近的垃圾桶。

頭也不回,從另外一邊離開。-

相關小說推薦


回到頂部